神作:嵇伊崆(51版孔乙己,小编强烈推荐必读)
作者:秋水西流   点击:   日期:2014-09-18 01:21:57

    51传奇3的快捷菜单的格局,是和别的私服不同的:都是D键进入任务菜单,每个菜单里预备着各种功能、任务活动,玩家可以随时点看。上线的玩家,整点刷完boss后,每每进入家园系统,领几十万经验,——这是几个月前的事了,现在每次能领20亿经验,叫仆人收租——靠安全区外站着,快快的把租物中的垃圾扔了便罢;倘肯多花点积分钻石,便可以建花园洋房,或者别墅,召唤二奶做消遣物了,如果充点RMB,那就能领祝福戒指,但这些玩家,多是80后,大抵没有这样阔绰。只有富二代土豪的,才一次充几千RMB,踱到道馆的洗衣房里,慢慢地抽奖。 

    我从几个月前起,便建了个道士号在沙巴克的行会里当会员,帮主说,道士攻击太差,怕做不了主攻手,就做点辅助的加攻加防的事吧。会里的会员,虽然容易说话,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。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我施放猛虎强震,看过右上角有魔法倒计时,又亲看自己的属性已经增加,然后放心:在这严重监督下,捡点东西也很为难。所以过了几天,帮主又说我干不了这事。幸亏行会需要的人手量大,辞退不得,便改为专管放毒加血和复活的一种无聊职务了。

    我从此便整天跟着行会部队打怪,专管我的职务。虽然没有什么失职,但总觉得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帮主是一副凶脸孔,行会兄弟也没有好声气,教人活泼不得;只有嵇伊崆到来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

    嵇伊崆是穿审判装备而不带翅膀的唯一的人。他的寻宝值比较高;铁木攻击虽高,幸运值常常是0;带的首饰等级虽高,但持久度又低又旧,似乎几天没有特修,也没有加祝福油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满屏表情符号,叫人半懂不懂的。嵇伊崆一上线,所有道馆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嵇伊崆,你又被人赶出行会了!”他不回答,摆个摊,“6寻宝石,5000分一个。”便排出9个铭文梦境翡翠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抢了人家的东西了!”嵇伊崆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抢了刀客的铭文海浪宝石,被追着砍。”嵇伊崆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捡东西不能算抢……自动捡取!……大补贴的事,能算抢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极品醒目”,什么“过滤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道馆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   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,嵇伊崆原来也建过行会,但终于没有攻下沙城,又不会招人;于是愈过愈穷,弄到将要换区了。幸而攒得一身高寻装备,便和人组队去卧龙,寻点装备换积分。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,便是好逸恶劳。打不到几分钟,便连人和宠物,一齐飞走。如是几次,叫他卧龙组队的人也没有了。嵇伊崆没有法,便免不了偶然做些抢怪抢宝的事。但他在我们区里,信用还可以,就是从不拖欠别人东西;虽然间或没有钻了,暂时和区里的熟人借,但不出一星期,定然通过“财源滚进”等活动捡钻归还。

    嵇伊崆喝过强效太阳水,将空的血槽渐渐复了原,旁人便又问道,“嵇伊崆,你当真寻到过人屠?”嵇伊崆看着问他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他们便接着说道,“你怎的连个好点的翅膀都没有呢?”嵇伊崆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,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,手指敲些字;这回可是全是乱七八糟表情之类,一些不懂了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道馆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    在这些时候,我可以附和着笑,帮主是决不责备的。而且帮主见了嵇伊崆,也每每这样问他,引人发笑。嵇伊崆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,便只好向新人说话。有一回对我说道,“你知道筑基丹么?”我略略点一点头。他说,“知道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。合成筑基丹有几种材料?都是哪些材料?”我想,行会都没有的人,也配考我么?便回过脸去,不再理会。嵇伊崆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“不知道罢?……我教给你,记着!这些材料应该记着。将来转职的时候,1转2要用。”我暗想我离2转的等级还很远呢,而且我们帮主告诉我老虎摊可以直接花钻石买筑基丹;又好笑,又不耐烦,懒懒的答他道,“谁要你教,不是在老虎摊打那些材料么?”嵇伊崆显出极高兴的样子,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键盘,点头说,“对呀对呀!……兔虎丸是由哪些材料制作的,你知道么?”我愈不耐烦了,一个随机飞走了。嵇伊崆刚点了聊天栏,想在里面打字,见我毫不热心,便又叹一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。

    有几回,一些刚上线的新人看到嵇伊崆发的绿字消息,也赶热闹,围住了嵇伊崆的小摊。他摆摊摆出那些6寻石头。新人看完他的石头,没什么兴趣,要求他便宜点卖。他便给他们一人一颗铭文碧青钻,新人们还嫌贵,嵇伊崆摇头说,“不贵不贵!贵乎哉?不贵也。”于是这些新人都在笑声里走散了。

    嵇伊崆是这样的使人快活,可是没有他,别人也便这么过。

    有一天,大约是行会大战前的两三天,帮主正在慢慢的洗巨龙项链,忽然说,“嵇伊崆长久没有来了。还欠我十九个装备改造卡呢!”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。一个抽奖的人说道,“他怎么会来?……他装备掉光了。”帮主说,“哦!”“他总仍旧是抢东西。这一回,是自己发昏,竟抢了魑魅魍魉会的人的东西。他们会的人打怪爆的东西,是抢得的么?”“后来怎么样?”“怎么样?先在全服里被骂,后来是砍,魑魅魍魉会里的人看见他就砍,被追着砍了大半夜,再被爆了装备。”“后来呢?”“后来被爆了装备了。”“被爆了装备怎样呢?”“怎样?……谁晓得?许是注销了。” 帮主也不再问,仍然慢慢的洗他的巨龙项链。

    行会大战之后,区里的人是一天比一天少,看看将近合区;我整天的打神舰升级,也须准备2转了。一天的下半天,道馆没几个玩家,我正卖装备换积分。忽然间看到一行绿字,“求购高寻铁木。”这信息虽然极短,却很眼熟。仔细一看排头,那嵇伊崆的名字便在信息最前面。他的审判装备已经掉光了,积分已经4位数以下,钻石也花光了。见了我,又说道,“求购高寻铁木。”帮主也返回道馆,一面说,“嵇伊崆么?你还欠我十九个装备改造卡呢!”嵇伊崆很颓唐的仰面答道,“这……下回还清罢。先让我有把武器,能去打点钻吧。”帮主仍然同平常一样,笑着对他说,“嵇伊崆,你又抢人家东西了!”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,单说了一句“不要取笑!”“取笑?要是不抢,怎么会被爆?”嵇伊崆低声说道,“网络卡,卡挂了……”他的眼色,很像恳求帮主,不要再提。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,便和帮主都笑了。一个玩家拿出一把垃圾属性的铁木,丢在地上。他跑过去捡起来,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,飞走了。

    自此以后,又长久没有看见嵇伊崆。合区之后,帮主说,“嵇伊崆还欠我十九个装备改造卡呢!”到第二次合区,又说“嵇伊崆还欠我十九个装备改造卡呢!”到月底时可是没有说,再到年底也没有看见他。

   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——大约嵇伊崆的确去新区了。


上一篇:我的66天游戏旅程      下一篇:51游戏评测和建议